当前位置 : 首页
>>工作动态 >>媒体视野
朱志明:用脚步量出一个5A景区
发布日期:2021-07-12 08:50 信息来源:台州日报浏览次数:

朱志明在神仙居攀登峭壁。(资料图片)

本报记者蒋虎雄 黄保才

7月3日上午,神仙居南天门景区。正值周末,游客一拨接着一拨,移步换景中,为这里的雄奇壮美叹为观止。

一位戴着草帽的中年汉子穿行在人群中。不过,游客看的是风景,他不时驻足,听的是大家的评价,看的是景区还有哪里需要完善提升。

他叫朱志明,是仙居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,先后两次担任建设指挥部总指挥。他上下神仙居至少千趟,带着指挥部团队把这方神山秀水打造成了名副其实的“聚宝盆”。

用仙居县委书记颜海荣的话说,神仙居这个国家5A级景区,就是朱志明他们用脚一步步量出来的。

勇于破难显担当

“我在村里爬山算好了,没想到他手脚更好!”时至今日,吴焕洪仍记得自己给朱志明当向导时的场景。

那是2009年6月的事。

1997年开始开发的国家4A级景区神仙居,遇到了发展瓶颈,年门票收入徘徊在1000万元左右。

作为峡谷景区,神仙居有将军岩、睡美人、飞天瀑等得天独厚的自然景观,仰望四周都是悬崖峭壁,已属美不胜收。

高崖绝壁后面,是否藏着不一样的风光,有没有开发价值?县委、县政府主要领导找到了朱志明。

1986年毕业于浙江林学院(现浙江农林大学)林学专业的朱志明,当时是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。从林场职工一步步成长为县领导,他对待工作用心用情,在每个岗位上都有着业绩担当。

“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先做些考察调研。”他没有任何豪言壮语。

吴焕洪时任白塔镇万金村村委会主任,村子就在神仙居知名景点饭甑岩脚下。朱志明找他当向导,凌晨5点多就上了山。

这是朱志明第一次专题考察神仙居景区的景观资源,打算白塔上山,淡竹下山。

几十年人迹罕至,山道荆棘密布,崎岖难行,加上到处悬崖绝壁,走着走着就迷了路,吴焕洪也没了辙。朱志明接过柴刀,对照地形图,在前开路。

入夜后,更是险象环生。直到当天晚上7点半,他们终于找回到景区游步道。“当时筋疲力尽,都瘫坐在了地上。”吴焕洪说,“之后朱主任经常过来考察,我遇到过好几次。”

一个多月后,朱志明的考察报告出来。夫妻峰、锯板岩、观音山等众多藏在深闺的壮丽景观,丝毫不亚于黄山和三清山,让所有人眼前一亮。

书记办公会议拍板:组织专门团队,开发大神仙居,打造浙江一流景区!

2009年9月9日,大神仙居建设指挥部成立,朱志明任总指挥。

都说万事开头难,开发大神仙居景区则是一难加一难。所有的项目,都由无数个“难”组成。

项目决策难。

旅游是朝阳产业。但对神仙居潜在的资源价值,当时尚没有清晰的认识。之前国资投入的另一旅游项目,运营情况不佳。此时再负债开发大神仙居,万一亏了怎么办?

压力重重之下,仙居县委、县政府的决策睿智果断:发展旅游业,是仙居的阳光大道,必须要有更大的作为!

确定游线难。

朱志明带着指挥部团队不断考察,反复研讨。

“强度之大,我之前从未经历过。”浙江神仙居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朱海勇对记者说,当时他是县旅游局规划科负责人,也对县里的旅游资源有过考察,但一般都是走峡谷或者老山路。

朱志明带着大家专走没人走过的路,悬崖峭壁都爬上去,手脚并用,不顾艰险。而且都是“两头黑”,天没亮就上山,天黑了才下山。

为了考察山上的晨光、晚霞和夜景,或者考察任务重一天下不来的时候,他们就带帐篷上山,夜宿深山老林,与野兽为伴。

爬了多少次,谁都记不清。逐步清晰的,是山上的景观资源和开发思路,游线、出入口、索道选址等相继确定。

打破条框难。

神仙居属于国家级风景名胜区,保护级别高,约束条件多,索道等重大建设项目的审批要求严。

凡是国家、省市的领导专家来,朱志明都详细介绍大神仙居的景观资源和开发构想,让他们有感性的认识。他们的艰苦努力和对家乡事业发展的殷切之情,赢得了领导专家的支持。

北海索道上站选好后,他带着县里相关部门负责人上去。大家既为风景所震撼,也为景区开发前期工作所震撼。

“神仙居是国有景区,在符合法规的前提下,景区项目请你们多加支持,多开绿灯,设法破解。”朱志明对他们说,“如果有责任,都推到我这里来!”

建设施工难。

山上环境险要,施工条件差,质量安全要求高,而且勘查与基础测量做不到平地那么详实,施工过程中出现变化、造价倍数增加的情况时常存在。

朱志明请审计、纪检部门负责人上山实地察看,并明确表态指挥部会严格清廉创业,取得了他们的理解与支持。

项目融资难。

开发大神仙居,县财政拨了2000万元启动资金,其他的需要贷款。结果,原先说好的银行变了卦,朱志明不得不另找他行。在县里主要领导的重视和他的真诚争取下,获得了4000万元贷款。

县财政也不断追加投资,解了燃眉之急……

大神仙居渐渐揭开了神秘的面纱。2013年9月26日,投资1.55亿元重新打造的新神仙居景区正式对外开放,游客蜂拥而至。

“活了七八十岁,没想到家乡还有这么好的风景!”乘索道上去游览后,一直关心景区建设的20多位老干部,对朱志明团队竖起了大拇指。

2015年10月1日,神仙居景区创成国家5A级景区。原本预计7年收回投资的目标,仅两年多就实现了。

节假日基本在山上

“五一”期间发生的一件事,让淡竹乡党委书记李君颇感内疚。

朱志明是联系淡竹乡的县领导。乡里有个重点项目涉及坟墓搬迁,因错过了清明节,推进比较难。5月1日晚上,乡里召集相关村民代表开会商议,他赶了过去。

“他没有一句官话套话,而是推心置腹,直至做通大家工作。”李君说,次日凌晨4点半散会时,朱志明又与代表们逐一握手,送他们上车后才回县城。

没想到,次日早上7点多,朱志明又赶到了神仙居景区。因为是五一黄金周,南天二桥又刚刚投用,他要看看运行情况。

“相当于只睡了不到一个小时,他的这种奉献精神,让我们发自内心地钦佩!”李君动情地说。

为了把神仙居建设好,朱志明几乎用上了所有的节假日。

2010年5月,朱志明转任副县长。2013年,新神仙居景区交付运营后,他在关心运营情况的同时,仍时常趁周末考察神仙居及周边的景观资源。

从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到部副总指挥,朱海勇全程参与了神仙居的建设过程。他说,神仙居100平方公里的核心风景资源,都印在朱志明的脑海中,哪怕是长得特殊点的树木。

2017年,新神仙居景区因人流量太大,接待能力出现短板。县主要领导又把期望寄托在朱志明身上。分管领导县委常委王勇军专门听取朱志明意见,并一起多次现场考察,启动总体规划修编,为扩容提质做了大量准备工作,并一直参与指导方案设计和问题破解。在县里相关会议上,王勇军和朱志明建议:抓紧扩容提质,等待高铁时代到来!

他们的提议,得到了县委、县政府主要领导的重视与支持。主要领导还多次现场检查,帮助破解规划制约等突出问题,做好景区建设的坚强后盾。

同年9月9日,神仙居景区建设指挥部再次成立,朱志明二任总指挥,瞄准“国际一流”目标,带着团队全力投入景区扩容提质。

南天索道提升改造及配套扶梯、南天门游步道、南天门景观桥、南天顶观景台、南入口停车场扩建、山上景观水体等一系列项目,相继立项开工。

这次扩容提质,更注重的是游客的观赏性、舒适度和体验感。朱志明和团队又一次对景观资源反复考察,结合地质、水文、天象、丛林等自然景观,谋划相应必需的人工设施,精心打造“老中青”都适合的线路。

如意桥、卧龙桥、圆梦桥、鸿蒙桥等跨越绝壁天坑的景观桥梁,成为神仙居的新亮点。其中如意桥因其刚柔并济的独特造型、惊险刺激的游览体验,一投用即成为网红景点。

朱志明也又一次当起了施工员。

“施工质量上,他一直都强调精益求精。”指挥部工程办主任王益介绍,比如栈道挑梁的每根钢筋,植入岩体必须达到一定深度,朱志明专门定制了一根钢筋,经常去施工现场抽查。

索道设备基础混凝土浇筑体量大,时间、温度等都有要求,需要日夜连续施工,朱志明就夜里到山上现场督查鼓劲。

林学专业毕业的他,坚持开发与保护并重。如意桥的一侧悬崖口,有棵上百年的甜槠树,他在反复现场考察研究地质条件基础上,要求桥梁设计以此树为中心,修改完善方案,将这棵树保护了下来。

北海栈道为保护一棵500年树龄的崖柏,朱志明创造性地把混凝土栈道改成钢筋格栅栈道,以保持水汽连通。新南天索道平台有两棵大树,现在是不错的景观和纳凉处。

这样的事例,在景区无处不在。

鉴于神仙居景观地貌特殊性,建设整合必须破解天堑通途问题。基于对国内外景区建设的认识,朱志明团队决心发挥神仙居资源优势,把景观桥做出彩。如何处理好功能必需、自然协调、特色鲜明,他们尤为上心。

以卧龙桥为例。跨度不足百米的峡谷两侧是两座高耸的山峰,这端绕道一大圈下到谷底,再绕道一大圈爬到另一端,得要半天。从桥位选址、现场设计谋划到施工质量把关,朱志明来来回回不知爬了多少次。

扩容提质项目推进最忙碌的时候,“早饭家里为主,中饭山上为主,晚饭走到哪里算哪里”是朱志明等人的真实写照。

“朱主任时时处处带头,是我们最好的学习榜样。”王益说。

去年9月25日以来,扩容提质一期项目主体工程陆续完工并投入使用,全新的神仙居景区市场反响良好,广受海内外游客好评。

这里有个数据:仅今年2至6月份,神仙居景区游客人次已达90万以上,超过了以往任何一年的总量。

“神仙居”三个字,成了所有仙居人的自豪和骄傲。

他们的梦想正在实现

朱志明遇过险。

一次与一群“强驴”探秘神仙居尚未开发区域时,在壁立如削的白刀岩口,他一脚踩空摔下20多米悬崖,脚踝、手指、臀部多处骨折。所幸,没有大碍。

医生叫他休息一段时间,结果没过几天,他就拄着拐杖去上班了,还趁机考察县内道路通到的各个角落。

常年在悬崖峭壁中穿行,被岩石和荆棘丛林刮伤,对朱志明和团队成员来说是家常便饭,他们的身上都留下无数的印痕。“眼睛一眨,人就没了”的惊恐一刹,也时有发生。

其实,第二次担任神仙居建设指挥部总指挥时,朱志明已经明确由副县长转岗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。一般人想想,完全可能推辞不干。

“领导决心这么大,又这么信任,我不干说不过去,只要我还能爬!”朱志明这么对县委、县政府主要领导说,恳切坦诚。

因为,他心中有个梦想,并且这个梦想伴随着好时代不断丰富清晰:要践行习近平总书记“两山”理念,响应省市委要求仙居成为“两山”转换示范地的号召,真正让神仙居这方绿水青山,变成带动仙居百姓致富的金山银山!

这个梦想,诱因在大学时代。1983年,朱志明作为校文学社成员参加黄山考察,惊叹于黄山之美,感喟“为何老天对这里情有独钟”。

“那时我就想,假如仙居也有这样的风光就好了。”他说。

机缘巧合,参加工作后,他对仙居的山山水水有了深入的了解。最终,他与团队的同事们,把奋斗的激情挥洒在了神仙居的每一座山崖上。

仙居县政协原副主席朱寿龙说,朱志明是一个有情怀的人。

朱寿龙老家就在神仙居景区边上,小时候砍柴到过现在的南天门脚下。大神仙居建设时,他很关心,多次到现场考察并指导鼓励。

有一次到锯板岩悬空栈道施工现场检查,朱志明不知道他恐高,把他带到只有钢管和木板铺设的施工支架。朱寿龙一脚踏下去,透过悬空的木板间隔,看下去是深不见底的悬崖,顿时惊吓得动也不敢动。朱志明见状,小心翼翼地把他扶了过去。

回家后几天,朱寿龙睡觉时一闭上眼睛,就感觉自己要从悬崖上掉下去。“志明成天忙碌在这么危险的地方,着实不容易!”

更让他佩服的,是朱志明的脚力和对景区的熟稔程度。“从山顶到山脚,海拔差六七百米,他沿着施工小路跑到山脚,竟然只用了十六七分钟。”

有一次,台风来临前夕,朱志明一个人上山,检查施工人员安全防范情况。朱寿龙与他通电话得知这一情况后,作为好友,狠狠地把他批评了一番:“你自己的安全也要注意呀,没有工作人员陪同,怎么行?”

朱志明对神仙居的钟爱,到了什么程度?一个细节足以说明。

曾经的向导吴焕洪说,景区项目施工时,他上山遇到过朱志明。他注意到,登山道两边散落的垃圾,朱志明他们看到后都会捡起来,然后装在塑料袋里带下山。

“他还帮我们解决了几十年未决的山界纠纷。”吴焕洪说,纠纷山林在景区内,涉及白塔镇老三乡和淡竹乡石盟垟村,朱志明和林业部门及乡镇一道,认真听取双方意见和诉求,翻找各种原始材料,多次踏勘现场,公平公正,最终明确了山界。

争议的双方,心服口服,不胜感激。

中华圆梦山,天下神仙居。眼下,仙居县正以神仙居为突破口,全力推进全域美丽和世界级旅居目的地建设。人气持续暴涨的神仙居有力带动了景区周边民宿、农家乐产业的蓬勃发展,仙居经济社会各项事业发展也因之更加自信更有底气。

朱志明的梦想,赶上了祖国新时代新征程和浙江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新担当,正在一步步变成现实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